28岁世大运网球冠军庄吉生 「为了台湾」再拼东京奥运!

北京时间2018年1月18日,M88.COM报道,世大运网球金牌庄吉生,以一口流利台语令人印象深刻。其实,赛前他正逢低潮,曾想高挂球拍,在世大运暴红,让他坚定要为台湾再战,往东京奥运前进。

「这面金牌真正是讲没话,因为台湾办世大运??,恁哪会拢伫咧笑?」台语讲得溜,又夹著些英语,美国出生、2015年才转籍台湾的网球选手庄吉生,记者会上一开口,就让不少人笑出来。

身为世界排名仅次于卢彦勳的台湾男单选手,庄吉生大概没想过,去年以台维斯盃作为国手起点,最后竟因母语流利而窜红;他更没料到,金牌战力退韩国选手,会与球迷「好想赢韩国」的情绪擦出火花,让这位「美归派」成了国民英雄。

拿到世大运冠军后,庄吉生下个目标瞄淮东京奥运,希望能代表台湾出战。为了拿到这张门票,他独自一人穿梭各项赛事拼积分,在韩国甚至因无人帮忙打点,搭不上火车、买不到客运座位,只好花440美元搭计程车赶飞机。一切跟暴红前一样,「我还是我,庄吉生。」

28岁的庄吉生,不但是第一次,也将因年龄限制,仅此一次代表台湾参加世大运。他为地主夺下暌违十四年的男单金牌,也为团体添金。谈起为台湾而战的感觉,他难掩兴奋。「没打过这么多人挺的比赛,每个人都喊我名字,打美网或温布顿最多只有一半,另一半是帮对手加油。」庄吉生笑开,眼睛弯成月牙。

转业》被石油公司资遣后,重拾球拍

庄吉生口中的「庄来疯」热潮,可不是从回台的3年前就这么烧。双亲都来自台湾,但庄吉生在加州出生、长大,一路念书、打球直到密西根大学政治系毕业,本人和台湾连结很少,遑论知名度。

「世大运前两轮比赛,球迷跟我说『加油』,Quarter-final(四强赛)大家开始了解我的故事,知道我讲台语,改说『ka-iu』。」庄吉生这时感觉到自己有点出名,「爸妈提醒我不要臭屁,成绩好也要humble(谦虚)。」在大学修了两年华语,但在家只讲台语,华语几乎忘光,接受专访时,庄吉生就这样交替说。

庄吉生的日裔经纪人正木洋之是跨海从社群感受到了「庄来疯」,他管理的庄吉生脸书粉丝专页,从世大运开赛前1000多名粉丝,一周之间增加5000人,每隔一天又多出几千,「我的手机(提示铃声)整天响不停,很疯狂!」正木说。

正木是庄吉生青少年时期的球友,两人相识10多年,对于庄吉生学生时期的辉煌战绩,还有他曾进入石油公司担任分析师,却很快被资遣的经历,正木都很清楚。

失业的庄吉生参加在西雅图的网球赛,没想到当了一阵子上班族、疏于练球,却一路打到冠军,才决定走上职业选手之路,转职业第二年,便找来正木帮忙。

低潮》开刀后屡尝败绩,一度想退役

2011年转职业后,庄吉生世界排名稳定上升,2016年甚至是最好的一年,衝上个人新高的143名,以一米八的身材力抗高大的欧美球员,真的不容易。但2016年底右脚旧伤复发,休兵期间让他排名直直落,甚至复出后的赛事都在首轮出局。

「那是我第一次开刀,也是第一次陷入很长的低潮。」庄吉生指了指右脚,「足痛,肿起来,轻轻摸就痛,袜仔无法度穿。」2016年10月,赛季告一段落,庄吉生在彰化师范大学修读硕士,就近在秀传医院开刀。

身兼世大运教练与指导教授的江劲彦说,如果不开刀,可能演变成蜂窝性组织炎,甚至在比赛中复发就得弃赛,当然是愈早处理愈好,于是,早上看诊,下午就进了手术室。

「复健后要比赛,彼时感觉应该不困难吧,但几个比赛都一下子出局,感觉辛苦,拢想毋好的代志。」庄吉生说,「不要打了、太困难了」这些念头盘踞脑中将近半年,一直自问为什么无法回到之前的水淮,在这样的状态下走到2017年5月,世大运已近在眼前。当时,正木知道庄吉生有放弃职业生涯的念头。

「我只跟他说,想想为什么要打网球吧。」正木说,他了解庄吉生的心情,连续输了5、6个比赛,第一轮就淘汰、零积分,整个星期的备战与飞行都成泡影。加上没有资源在手,单靠正木一人帮他打点行程,庄吉生偶尔得自己处理机票、住宿、找人陪练,隻身走过一站又一站。

「我很难受,想著坏心情影响了打球,甚至日常生活,我告诉自己得正面一点。」庄吉生说,当时他告诉自己要转念,不在乎胜负,「而且最重要的就是打世大运。」

状况不佳,那就靠智取吧!江劲彦眼中,庄吉生不仅是自律的球员,且头脑清楚,相较于台湾选手较常听从教练安排,仅少数会提意见,他对训练计画、时间安排,都很有想法。

例如,被形容为「地狱球场」的台北市网球中心,8月炎夏把一票世大运选手闷到中暑,地主球员有一半都热到体力不支,庄吉生早就盘算在四强赛前,拉到室内冷气房练球,以保留体力,再加上有效配球,即使开赛前战绩在谷底,依旧逆势打到金牌。更多热点新闻尽在M88.COM http://www.jmslndx.com/

About the Author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